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46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山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有些可笑的冰屋子、随意散落在四周的摇椅,以及……一大片黑色土地与上面碎成粉末的白棉种子。

    越长溪并非第一次见到这幅场景,只是过去是以天道的角度,如今置身其中,无论是眼前近乎惨败的景象、还是心中的情绪,都比之前百倍剧烈。她蹲下身捻起一捧土,思绪不受控制地飘远。

    越长溪能做到,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卫良。

    当年她重归天道,思维没有立马消失,而是短暂地保留了一段时间。那时候,她下意识追随着卫良。

    她看见他摧毁无疆墙;看见他沉默地返回偏山、毫不犹豫地粉碎满山的白棉;看他枯坐在冰屋子里、冷漠地像失去全部情感。

    当她目睹这一切时,心中突然涌现出无数痛苦与后悔,激烈的情绪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几乎燃尽她的神识。也正是这样的情感,以不可磨灭的姿态,帮她抵御天道的同化,使她依旧是她。

    越长溪的回归,依托于痛苦,可本质上,却因为卫良近乎执拗的坚持。

    因为他从未放弃,所以她也没有放弃。然后终有一天,奇迹降临,她得以重返人间。

    爱总能带来奇迹。

    越长溪松开土起身。她看向卫良挺拔的背影,之前那点微妙的遗憾彻底退去,也许卫良一辈子都不会说出那句话,但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,他爱自己。

    大概是她的目光太有存在感,又或者卫良从未忽视过她,她只停在这里几息,卫良已经转头,散漫开口,“不是说累了,怎么不过来?”

    再次对上他的目光,越长溪想说的话,瞬间又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用力捂着额头,暗自叹气。告白什么的,真是太难了,比她当年一刀解决小白鼠还难。怪不得当医生只要五年,结婚却要等二十年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卫良对上她略微懊恼的目光,黑眸凝凝,心念转过一圈。

    ——她刚才就有些不对,仔细回想,大概是陈挨说完那句话之后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想法,他干脆停下脚步,转身懒洋洋开口,“胡思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越长溪捂着脸,郁闷道,“我没有,我就是……”突然不好意思!!!

    “还说没胡思乱想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