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
分卷阅读145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依旧安静地依在对方怀里,两手甚至主动缠过去,轻轻抚摸他的后背,柔柔地拂过他绷紧的背,像抚慰一只受伤的野兽。

    只因为,她已经不会被表象欺骗,如今,她能轻易透过卫良凶狠的动作,看见他内心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越长溪重重叹口气,额头抵在对方额头上,望着他的眼睛道,“你就在这里,我当然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隔着黑暗,越长溪看不见卫良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他听见这句话之后,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。

    就像,他从未想过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那一刻,身体上所有疼痛,都不及心脏蔓延的痛楚更剧烈,胸口像是堆积着巨石,压得她透不过气。也是这一刻,越长溪穿越百年时光,清晰无比读懂了卫良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卫良知道,如果她看见,一定会难过。

    而他承诺过,他永远不会让她难过。

    越长溪忽然很想哭,她想起自己身为天道的日子里,偶尔清醒时看见卫良,他总是冷冷淡淡的样子,似乎从不知什么是痛苦,可实际情况是,他固守在旧日时光里,掩饰住所有情绪,孤独地守着曾经的诺言。

    原来这一百年里,努力的不仅仅是她一人,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,向对方奔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回来的,以后会一直陪在你身边,”抱着卫良的脖子,越长溪突兀开口,话语间带着没来得及消退的哽咽,她说的很慢,一字一顿像是承诺,“我知道你不相信,但未来还有很长时间,我可以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,过去没机会说、不能说,骄傲与羞涩也不容许她开口。越长溪一直以为卫良是明白的,可她忘了,卫良也是人,没人能在感情中做到游刃有余。言语尚且无法完全代表爱意,无言更不能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近乎直白地表达某种感情。卫良黑眸愈深,腰间的手掌忽然用力,他哑着嗓子警告,“你若是骗本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罚我永远被关在这里。”越长溪笑着打断卫良的话,唇瓣碰了碰他的下巴,低低道,“任凭处置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她捏着他的腰带,暗示意味十足。卫良却只垂眸定定看了她片刻,然后伸出一只手,抹去了她唇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越长溪确实没想发生什么,毕竟这里又黑又冷,站着做难度系数也很大,但不代表她能接受自己都主动勾引了,卫良还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她一口咬住他的手指,愤恨地磨了磨牙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黑暗里,卫良挑眉,指腹划过她柔软的口腔,勾着她向前,就在吻上去的前一秒,他忽然停住,慢条斯理地说道,“吉时快到了,你不是和那丫鬟约好,要去看她拜堂成亲。本尊带你走时,还记得给她留话,想必很重要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