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44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呼吸相交的距离,她才堪堪停下,一手抚上他的脸,轻轻道,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声音轻飘飘的,没有重量,卫良却仿佛被这声音惊醒,眼底所有情绪喷薄而出,在越长溪看清前,他一手扣住她的腰,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唉唉唉,”越长溪惊呼声响起,随即迅速留下一句话,“你们先走,拜堂时我肯定回……”

    指节顺着脊骨上移,动作极慢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道,像是划开轻薄的衣料,直接抵在她身上。越长溪感觉对方的指腹一直向上,划过脊背与后颈,缓慢地落在脖颈上。偏凉的指尖触及温热的皮肤时,本能地激起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越长溪轻微地抖了一下,紧接着,掌心贴着她的脖子,慢条斯理地张开,虎口卡在动脉,呼吸时,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指腹上的薄茧。

    卫良彻底扼住脖颈,凭借他的力道,若是用力,说不定能把骨头捏碎。但他没有,他只是不轻不重握在手里,指腹反复摩挲她温软的肌肤,像极了小孩子捉到一只蝴蝶,散漫地欣赏它在自己手中挣扎的姿态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说话时也一直保持着微笑,语调上扬,与其说是质问,不如说是撒娇。而回应她的,则是卫良骤然收拢的力道,五指像是锁链,又像是毒蛇,冰冷地缠绕住她的喉咙。

    他低头,说了两人重逢后的第一句话,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

    声音又沉又哑,带着难以言明的阴郁冰冷,虽然看不见,但是能想象出,他此刻的表情该是何等冷肃。

    越长溪的心脏重重地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莫名熟悉,当年她以卧底的身份前往北洲,两人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。如今,却只剩满心酸涩。

    她敛目,扇动的睫毛如鸦羽,遮住了过于饱胀的情绪,然而下一秒,她又蓦地抬头,明艳的笑容如花朵般绽开,她展开双臂,自然地揽住卫良的腰,两手落在他劲瘦的脊背,轻笑道,“我觉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卫良慢条斯理反问,话语间带着上位者的审视,像高高在上的帝王衡量他掌心的猎物。

    两人距离极近,黑暗又无限放大了越长溪的五感,她能感受到卫良寒霜般的视线,冰冷冷地打在脸上,压抑地像是暴风雨前的乌云。

    也许,看不见的只有她一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