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43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会不自觉被吸引、下坠,可是卫良并不害怕,又或者说他终于不再害怕,他慢慢弯下膝盖跪在床前,唇落在她柔软的手背上,他告诉自己,‘从今天开始,我是她的了。’

    ☆、60成婚

    迎亲队伍蜿蜒数里,从高处望去,像一条鲜红的小溪,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陈挨一身喜服,骑着枣红色灵马,在队伍最前头开路。紧接着是旗锣伞扇、八抬大轿,后面还坠着四乘小花轿和数百随行人员。

    卫良骑马跟在陈挨斜后方,看着对方表面冷静、实则快把缰绳捏碎了,心中漫不经心想着:果然年轻,成亲也能紧张成这样。

    两人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,但卫良凭现在的修为,依旧无可避免地听见这段话。自然而然地,卫良想起越长溪。

    那时,他倒是有些明白,为何越长溪消失前,拼命都让自己忘了她。

    原来思念和疼痛都是累积的,她离开时不过留下浅浅的痕迹,后来经年累月,等他反应过来,某些东西已经成长到无法磨灭的程度,就像那口永远也填不满的千秋鼎,竟然也被填满;就像他从未想过要等她,却也等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小叛徒当年说,时间久了,没什么是不能被遗忘的。

    但一如既往,她又错了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刻进血肉融入骨骼。除非剜骨剔肉,否则哪怕是他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管弦震天,唢呐声响了大半时辰,迎亲队伍终于走到百日峰。

    到山脚时,队伍整整齐齐停下,陈挨对着卫良点点头,翻身下马,去山顶接亲。

    ——这座山毕竟是越长溪的,哪怕云如生同意,青枝也不愿让别人上山,因此,真正上去接亲的,只有卫良和陈挨两人。

    和管事简单吩咐几句,陈挨在裤腿上蹭了蹭掌心的汗,拨开荒草丛生的小路,一步一步向山顶爬去。

    有了心上人之后,陈挨是真的不一样了。放在百年前,他就是一把没感情的刀,卫良指哪里,他冲向哪里,根本想不到会有这一天,他能把卫良忘了,还会露出这样蠢兮兮的笑。

    陈挨拽了拽衣服,把不存在的褶皱拽平整,捋着衣襟时,他自己似乎也看不下去,自嘲地开口,“看起来有点傻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卫良眉眼冷淡,似无不可的应道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陈挨忽然道,“其实,这些年我看您,就和您此刻看我,是一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或许这些年卫良冷淡的表情太有欺骗性,让人忘记他是那个阴晴不定的大魔头;又或者今日大婚,陈挨确实昏了头脑,才会大不敬地问出这么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