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39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抚徜徉,待红水涓涓,才缓慢而坚定地抵入。

    呼吸相交青衫半掩,女孩含情仰受,在他耳边气喘吁吁,卫良几乎是痴迷地听着她的声音,更因它代表的含义而雀跃。

    ——她为他一人绽放。

    他算不得经验丰富,但胜在体贴,永远以对方的感受为先,不多时,女孩的声音就从急喘变为细碎的呜咽,犹如奶猫软软的叫声,撩得卫良心弦都跟着颤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满意的意思,起伏愈发激烈,挑着让她深颤处碾压推进,惹得女孩泪水涟涟,忍不住娇嗔,“轻点。”

    卫良嘴上附和,却忽然用力前冲,不等对方发怒,又含住她的唇,堵住所有似欢愉似痛苦的婉转莺啼,和她一同坠入云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越长溪侧身依倚在床边,颊似花团,腰如束素,连嗔怪都带着几分媚意,“这才成婚几日,就学会阴奉阳违,不听话了?”

    说的是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卫良正跪在地上给她穿袜子,按住女孩作乱的脚,低低应了声,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越长溪似笑非笑看着对方,也不说信或者不信,只是尾音极长,语调暧昧,脚尖一点一点落在他腿上,待到他眼中凝出欲.望,又忽而后退,颇为严肃道,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卫良无奈,平静片刻后又给她穿鞋,等收拾妥当起身,刚刚还坐在床边的人已经没影。

    外头突然传来一声极为兴奋的欢呼,“雪停啦!”

    拿着厚外套追出去,一直闲不住的越长溪又不知跑到哪里去,卫良在院子里找了两圈,最终在王府角落看见她。

    越长溪见他来,先是将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他噤声,又做贼般挥挥手,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地过来,卫良抬头,竟然看见他们曾在梦阁见过的小蓝鸟,它们正蜷缩在树杈深处,香甜地睡着。

    越长溪与他传音,“看我发现了什么!”

    女孩脸颊泛红,唇角带笑,亮晶晶的眼睛比星辰还要闪耀,卫良的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到树上,忽而极慢地笑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让别人噤声,自己却没忍住,越长溪控制不住惊呼,“你笑了?你也意识到它们很可爱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小鸟受到惊吓,拍着翅膀飞走了,一直等它们飞远,卫良的目光才从远处收回,他将外套给越长溪穿上,顺势抱住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