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9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卫良拿走漆盘,用奇怪的方法托着它,左手掌心向下,右手掌心向上,巧妙地避开所有伤口,冷淡命令,“不仅要找到人,本督还要帮许业一个忙,他不是想教训林楚城么?本督帮他做。”

    卫良勾唇,眼里闪过暗芒,“让底下的人不必留情,也该让林楚城明白,他算个什么东西。”明知有人跟踪,还去喝酒,御史当久了,真以为自己是个人。在他眼里,林楚城不过是条会叫的狗,该叫的时候叫,不该叫的时候最好安静,否则,他不介意换一条狗。

    冰冷的威压不断外溢,像战场上出鞘的剑,靠近都会被割伤。庆吉知道师父生气了,不敢多言,连忙应声“是”,匆匆跑远。

    没跑两步,他忽然想起来,他去东华门,师父去内阁,都是一个方向,他为什么要先跑?而且,从永和宫出来,师父一直似有似无盯着他,难道是嫌弃他动作太慢?

    庆吉拍了下脑门,赶紧加快脚步。而他身后,卫良身上的冷意散尽,他用袖子轻轻擦去漆盘上的落雪,抖开披风罩住它,一直到内阁,他浑身湿透,漆盘依旧干净如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早朝,文武百官立于左右掖门。

    右列第一人许业,状似不经意向左一瞥,没在熟悉的位置见到人。他捋了捋胡子,不动声色露出一个狰狞的笑。

    朝钟很快奏响,他昂首向前,并没听见身后短暂的骚动。

    随着申帝坐上御座,文武百官走入御道,一拜三叩首,早朝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最近边关无事,也无官员进出京城,鸿胪寺官员很快宣唱“奏事”。申朝有规矩,每个官员上奏前,都要轻咳一声,许业刚要发出声音,就听见左后方,传出一声剧烈的咳嗽,和惊天动地的喊声,“陛下,臣有要事上奏。”

    听见熟悉的声音,许业额头青筋直蹦。他已经派人灌醉林楚城、又扔到青.楼,对方怎么还会出现?

    他不着痕迹偏头,看见身后的情形,瞳孔骤然紧缩。

    只见太和门殿前,林楚城跪在地上,手拿奏疏,身上不见半分醉态。更重要的是,他左右眼睛各一个黑眼圈,面上青青紫紫,嘴角红肿,显然被打得不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许业惊疑不定,他特意嘱咐手下,不许动林楚城,对方为何受伤?还伤得这么重。

    许业迟疑的一瞬,林楚城已经倒豆子一般,照着奏疏伸冤。

    身为御史,林楚城话术极高,他讲述自己被歹人所害的经过,期间一句话没提皇后和许业,却句句暗示与他们有关,声泪俱下,仿佛受到天大的冤情。

    “请陛下为臣做主啊!”林楚城含泪高喊,半个皇宫都能听见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业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二十岁登台拜将,三十岁高居大都督,从未被人如此指桑骂槐、挖苦嘲讽。偏偏他不能说什么,一是不确定手下是否动手,二是林楚城没有提他,如果此时站出来,相当于此地无银三百两,他只能咽下这个哑巴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