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6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,伸手时不小心碰到越长溪的手指,柔软的锦帕下,温软与冰凉一触即分,两人俱是一怔。

    越长溪表情更复杂了,啊啊啊这么凉,不会有什么事吧?难道真是癌症?

    她连坤宁宫的热闹都不看了,抓紧披风严肃道,“按紧伤口,回永和宫,本宫那里有药。不会耽误卫厂公办事吧?”

    她看似询问,实则没给对方拒绝的机会,说完便匆匆向前走。卫良顿了顿,没说什么,沉默跟上。只是临走前,他回头看了眼坤宁宫,那一眼杀意狠绝,似要倾覆山海。

    庆吉看着两人背影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师父竟然走了!他看的很清楚,伤口看似吓人,实际不严重,只是手掌划了一道。师父中箭都面不改色,何时在乎过这种小伤。而且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!

    坤宁宫那边,宫女们用力拍门,要求开宫门请太医;东厂那边,御史林楚城因为参劾皇后,许大都督派人围堵他,至今没有消息,生死未卜。两边都刻不容缓,庆吉头都大了,他用力跺了跺脚,吩咐长礼长义先清理地上的血迹、再开宫门,随即便匆匆追过去。

    庆吉:终究是我一人扛下所有,我真的太难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永和宫

    半枝提着灯笼,焦急地走来走去,院子里的雪都快被她踩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回来?早知道这样,我就该跟着公主。”半枝咬住下唇,越想越着急,忍不住打开宫门向外看。刚推开门,就看见远处宫道,影影绰绰晃动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几个人?!半枝先喜后惊,公主还带了别人?难道出事了?

    很快,越长溪给出答案,她抖落肩膀上的雪,“督主受伤了,去拿药和软布。”

    “哎?是!”

    半枝一愣,匆匆向里跑。越长溪示意两人进门,“别站在外面,进来包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几人穿过落雪的庭院,路过花圃时,卫良忽然转向某个方向,对着那里的黑暗,不轻不重看了一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几人离开许久,卫良看过的地方,传来稀稀疏疏的响动。乌草从海棠丛后走出来,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,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督主的眼神太可怕了,锐利森然,就像草原上的野狼,一眼发现躲在暗处的猎物,又因为今天不饿,瞄了一眼便放过对方。乌草擦掉额头的冷汗,不由得想起自己来永和宫那天。

    那天,周美人被东厂带走,他则去了司礼监。乌草做了这辈子最大胆一件事,他跪着求督主,允许他去侍奉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