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9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。

    张保全心里一横,“奴才、奴才这就去拿账本,定会给公主一个交代。”他这就去找皇后,皇后肯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越长溪身体前倾,微微蹙眉,仿佛在关心对方。她体贴确认,“公公可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张保全咬牙道,“能为公主解惑,是奴才的福分,怎么会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越长溪靠回椅子,语气十分遗憾,仿佛遗憾对方这么快改口,她还什么都没做呢。

    张保全听出其中言外之意,差一点又昏过去。

    最难搞的那个已经像隔壁吴老二,只会哆嗦,越长溪轻松不少。她一手搭在册子上,眉眼弯弯,“下面该看哪一册呢?”语气天真纯然,仿佛挑选玩具的孩子,而不是当众揭开别人的罪证。

    冷汗唰一下流下来,掌事们彻底慌了。他们之中权利最大的就是张保全,他都自身难保,更遑论他们这些小喽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掌事们争前恐后开口,生怕慢一步,公主不高兴,会拿他开刀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取账本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也是。”

    没带账本的八位掌事,并非全是皇后亲信,有人只是墙头草,想观望一下。如今,他们只恨昨天的自己,为何猪油蒙心、听信皇后的话。

    表忠心的话此起彼伏,在众多惶恐的视线中,越长溪慢悠悠喝着茶,并不言语。等他们一个个吓到不行,她才含笑开口,“那本宫等着诸位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公主笑意盈盈,温柔的表情和开始时一模一样,只是现在,没有一人敢轻视她。桌上的册子那么厚,谁敢保证里面没有自己的把柄。

    掌事们忧心忡忡走了,就连那些上交账本的管事,也面色不好、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,永和宫又恢复了安静。只是安静没持续多久,半枝忽然笑出声,“这招杀鸡儆猴可把他们吓坏了,您真该看看张保全不敢相信的样子,瞪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麻利地收拾桌上的册子,搬动时,一本蓝色册子掉下来,落地时恰好翻开,露出里面空无一字的纸页。

    若是那些掌事还在,只怕要惊掉下巴,因为这竟是一个空册,里面根本没有字,更没有什么账目把柄。他们更想不到,除去越长溪递给半枝的那一册,其余全是空的。

    越长溪瞥了一眼空白纸页,捡起来递给半枝,脸上毫无愧色。她可什么都没说,掌事们自己吓破胆,又怪谁呢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伸个懒腰,垂眸嗤笑,“毕竟谁又能想到,近两年给内宫监供货的皇商,背后其实是我,账目我自然也有。”她,乙方,懂?

    “公主英明,”笑够了,半枝又开始担心,“您说,他们会送来账本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