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5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必定做好万全准备。对方口中的药,恐怕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看向申帝,果然,他已经有些不悦,面色沉沉,渗人的帝王威压不断外溢。难道是方士进贡的长生药?越长溪瞬间冒出冷汗,她压下心中惊惧,告诉自己冷静。

    必须冷静,否则,刚才积攒的好感不仅会挥霍光,还可能被申帝处罚。

    脑中迅速闪过之前发生的事,越长溪想好措辞,轻咳一声,准备解释。刚要开口,忽然被开门声打断。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暖阁的大门从外面推开,吹得烛火微微晃动,卫良端着碗进来,径直走到申帝旁,“陛下,您的药。”

    越长溪:“……”一肚子话憋在嗓子眼,就很难受。

    皇后面色微变,勉强维持笑意,“卫良?怎么送药的人是你,周美人呢?”

    卫良似乎来得匆忙,肩上有一层薄薄的雪,声音也分外冷寒,“周美人与宫人争执,摔进雪堆,被公主发现。公主忧心陛下龙体,特意命臣去取药。”

    等申帝拿起碗,卫良突然跪下,“周美人有令在身,却敷衍散漫,怠慢圣上,是为不敬,臣已经下令处罚她。臣妄自行事,有僭越之罪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卫良确实没资格处置周美人,但“不敬圣上”的罪名一扣,申帝哪还会怪罪他,只会欣慰他的大臣多么忠心,宁愿受罚也要维护他。

    果然,申帝毫不在意卫良越俎代庖,大手一挥,“不过是个煎药的宫女,厂臣罚便罚了。”

    周美人明明是宫嫔,却被说成宫女,等于彻底被厌弃,当然,也有放任卫良的意思。但无论如何,皇后这枚棋子算是废了,越长溪微微偏头,只见皇后站在几人后,脸沉得厉害,一双眼睛盛满怒火与愤恨。

    看见皇后这么生气,作为温柔体贴的公主,越长溪当然要回以一个超大的笑容。她笑得高深莫测,绝不让皇后发现,她内心全是问号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卫良不是讨厌她么,连碰一下袖子都不愿意,怎么会帮她?莫非是传说中的体嫌口正直?

    而且,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嘛!避重就轻、颠倒因果,不愧是东厂督主,她又一次大为震撼!

    一场危机轻松化解,还不是自己化解的,就像天上掉馅饼,越长溪心情大好,想了想,掏出心里的小本本,把卫良从黑名单里拉出来,划到(陌生人但帮过自己)那一栏。

    她递给他一块帕子,“卫厂公急着给父皇送药,衣服都湿了,起来换一身吧。”

    屋内炭火炎热,雪花融化,卫良肩上留下大片洇湿的痕迹,黑色蟒袍紧紧贴在身上,勾勒出紧绷的肌肉线条。越长溪偷摸瞥了一眼,没忍住,又瞥了一眼,然后单方面的,将卫良从陌生人升级为挚友。

    没办法,美色这方面,他给的实在太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