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4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的右手。声音冰冷,近乎结冰,“公主不喜杀人,别让周美人死了,否则,你们替她受刑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身后似乎传来一阵短促的尖叫,有点像周美人的声音。越长溪一怔,掀开车帘仔细听,什么都没听见,只有太监宫女走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声响。

    太监凑过来,“公主,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越长溪顿了顿,“无事。”可能听错了,周美人是宫嫔,地位再低,也是皇上的女人,东厂不敢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且,与其担心周美人,不如担心自己。越长溪放下帘子,盯着暖轿里的火炉,眼神稍暗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,宝宁公主出宫祈福,是因为她至善至孝,然而现实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孝静皇后,也就是她的母亲,是申帝真爱。孝静皇后过世之后,现皇后容不下她。越长溪为了活命,只能和皇后争权夺利。

    三年前,她与皇后明争暗斗,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。最终,她先一步抓到对方把柄,以“苛待皇嗣、残害宫人”的名义,让皇后被厌弃,差点进了冷宫。她也不得不急流勇退,暂避出宫。

    如今回宫,不知有多少阴谋诡计等着她呢。越长溪忽然掀起裙摆,认真思考要不要抹上一层炉灰,看起来更惨,好让皇帝多心疼她一点。

    纠结中,暖轿一路向南,穿过景和门,来到乾清宫。抬轿子的太监们愈发小心,呼吸声都压到最低,越长溪拿出小镜子,揉了揉僵硬的脸,唇畔轻抿,又变得温柔恬静。

    等她整理好表情,半枝恰好掀开帘子,压着嗓子提醒,“公主,到了。”

    越长溪扶着太监下轿,巍峨宫殿瞬间撞入视野。暗红鎏金宫墙,飞檐高高上挑,层层叠叠挡住天空,红墙绿瓦环绕亭台楼阁,构建了整个王朝最尊贵之地,也是最无情之地。

    越长溪深吸一口气,进入暖阁,一眼见到主位上的申帝与皇后。

    比之三年前,申帝老了很多,锐利的眼睛变得浑浊,褐色暗斑与细纹爬上眼角,张牙舞爪显示岁月的痕迹。他似乎大病初愈,脸上难掩倦容,歪着身子靠在垫子上,手握佛珠,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越长溪完美地表现出父女久别重逢的样子,她红了眼眶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,声音哽咽跪到地上,“儿臣拜见父皇。”草,过于用力了,膝盖好疼。

    看着貌美柔弱的女儿,申帝恍惚一瞬,手上的佛珠掉到桌上,啪嗒一声。他想起很多年前,也有一个这样的年轻女子,温柔地跪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记忆动容,申帝起身亲自扶起越长溪,握着她的手感慨,“朕的宝宁,终于回来了,也长大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