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【西幻】弗洛里安的把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Chapter.7共存未必,共亡一定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“——你为什么想知道?”

    这其实已经是一种表态,至少在艾希礼看来。

    它所代表的潜台词是:那个答案我不想说,你也不会想听,所以别再追问。

    塞莱斯提亚会在有些时刻显露某种不带一丝恶意的、纯然的残酷。

    她冷静,极度自律,总能够精准舍弃前行路上的负担,以保证她永远在高效运转。她从不会因此产生负罪感——她一贯如此处事,熟练到成为本能,以致于只会衡量值不值得,而非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她无形的剑刃割去过太多被划为不必要甚至拖累的东西,大到家族责任血缘亲情,小到个人情绪和喜恶。他只是其中毫不特别的一个,不大,不小,不重要。

    艾希礼也有类似的本能。他还是个孩子时就学会了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他总能认出背后来自塞莱斯提亚的视线,即便学院时期他们只发生过一次面对面的短暂交集。

    她借他借过的书,选他选过的课,摘取他获得过的荣誉,挑战他刷新过的记录。她几乎将他奉为神明,时而充满虔诚,昼夜不息地追随他的足迹;时而暗藏野心,跃跃欲试地企图将他推翻。

    彼时她尚未脱离家族,克莱因侯爵家的小女儿守正严谨,高洁纯粹,盯他时目光却烫得吓人,其中混杂着胜负欲、憧憬、不甘、惺惺相惜、甚至莫名其妙的嫉妒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从最初的不适转变为习惯——或者说,上瘾。那是一种甜美到极致的体验,颤栗感常常毫无预兆地从脊背一路翻滚到指尖,任何人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